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古言 > 謀妃要逆天

更新時間:2022-04-08 15:12:50

謀妃要逆天

謀妃要逆天 傾華 著

連載中 余暮云封憬忠

謀妃要逆天主人公叫余暮云封憬忠,是傾華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,目前正在網絡連載。全書主要講述在出嫁的前一晚,余暮云偶然發現了姐姐與自己未婚夫那見不得光的秘密,心急之下她倉皇而逃,可誰知卻還是不小心驚動了屋中的兩人。她到底是一介女流,怎會抵得過渣男的力氣,就在她以為自己大限將至時,她突然撞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……

精彩章節試讀:

夜色深沉,兵部尚書府滿堂嫣紅,全府下人都在為二小姐余暮云大婚在緊張籌備中。

“小姐,將軍派人送了好幾套鳳冠霞帔來,說讓您試試看看喜歡那一套,現在給你拿進來嗎?”

余暮云的貼身丫頭笑著端來一個蟬木盤子,上面堆疊著幾件大紅色的喜袍。

余暮云聽了丫鬟說的話,咧開出一個好看的笑來:“拿過來吧,我試試?!?/p>

她伸手拿出兩件衣裳來試穿。

余暮云還特地上了妝,挽起了青絲盤髻。

明日便是要成親的日子了,今日才拿到喜袍試穿,雖然余暮云不是很喜歡那個陳將軍,也沒見過幾次,嫁過去應當也不錯,今日拿了喜袍,才發覺自己竟是有些喜歡的。

三套衣裳她拋開了一套,另外兩套怎么也選不出最好的來,丫鬟見她犯愁只得說,“小姐,不然讓余元晚大小姐,給您看看哪一套好一些,大小姐那么喜歡刺繡,想來對于衣裳方面有些造詣?!?/p>

余暮云思來想去覺得丫鬟說得有理,于是拿著衣裳就去了大小姐的房間。

“我自己去就成了,晚上可以跟姐姐說說悄悄話,你不用跟著?!?/p>

剛走到余元晚的門前,她便聽見里面有壓抑的嬉笑聲。

“阿晚過來,來本將的懷里……”

余暮云整個人一愣,這個時候阿姐的房間里怎么會有男子的聲音。

“陳將軍,你小聲些,等會被妹妹聽了去?!庇嘣砺曇魦舌恋溃骸懊魈炜墒悄銈兇笙驳娜兆?,你今晚怎么還敢來啊?!?/p>

“怕什么,你那妹妹愛本將愛得死心塌地,不過是魚水之歡,本將愛怎么就怎么,她能做些什么?”

“呵呵……”似乎是被撓得癢了,余元晚咯吱的笑了,“你可真壞!”

怎么會這樣!

“哐當……”

余暮云受的打擊太大,手里的盤子沒拿穩掉落在地,她再也忍不住了,用力撞開了面前緊閉的門,吱呀一聲,門緩慢的開了,余暮云看見床上躺著了兩個衣裳不整的人。

一個是自己的姐姐,一個是自己明日要嫁的夫君。

這兩人的身體交纏在一起,面色發紅,讓她呼吸瞬間困難了起來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在干什么!”余暮云怔了,臉色也是變了又變。

床上兩人似乎沒有想到自己的好事會被打斷,一時間愣住了,再看清楚來人之后兩人臉上都閃過一絲慌亂,很快兩人又鎮定下來。

“妹妹難道看不出來嗎,我們正在……”余元晚邊說邊抬手撫上陳將軍敞開的健碩胸膛,看見余暮云那個樣子心里閃過一絲痛快。

伸手把住陳將軍的肩膀,將頭靠了過去,一臉嫵媚的看著余暮云:“陳郎,對我的身子,可是非常滿意的。

“姐,你明明知道我跟陳將軍明天就要成親了,你為什么要……”剩下的話她實在說不出口,只是死盯著陳將軍只覺得被人背叛了,“你們兩個從什么時候開始的?要不是我撞破,你們還想瞞我到什么時候!”

陳將軍伸手摟住余元晚的腰,臉上沒有一分愧疚,反而有種解脫。

“是你自己太蠢,晚晚比你漂亮,比你嫵媚,比你有女人味,更懂得如何討男人的歡心,你有哪點可以比得上晚晚的?”

余暮云腦子轟然一片,之前和陳將軍相處時候的畫面閃過腦子,難怪對她總是不冷不熱,卻總是關心余元晚,原來這兩個人早就勾搭在一起,就她一個人被蒙在鼓里!

陳將軍起身走到她面前去,一臉嘲諷樣,“余暮云,你以為,我是看上了你哪里?不過是仗著你背后有一個尚書大人罷了?!?/p>

“啪”余暮云忍無可忍,伸手就給了他一巴掌,她手指卷曲將他的臉抓出兩道血痕道,“既然你不仁,莫怪我不義!今日之事,你們誰也別想脫手,明日你們的茍且便會傳遍天下!”

他臉上閃過一絲殺氣,余暮云眼尖,知道陳將軍動了殺心,她搶先動手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,陳將軍倒是沒想到余暮云反應這么快,等到躲開攻式回過神來,余暮云已經跑出了院子。

此人留不得!

眼見余暮云往外跑,陳將軍臉色一凜,抬腳就追了出去,她畢竟是個女子,跑了沒兩步就被陳將軍抓住了,兩人過了兩招,余暮云完全處在下風。

“別跑了,今日你瞧見了不該看的東西,就怪不得我了!”

陳將軍掐住余暮云的脖子道,余暮云面色漲紅起來,一手把住他的手腕,一邊艱難說道,“呵,奸夫***才是應該活不過幾天的!”

陳將軍臉色大變,余暮云趁著他大意的時候使了點陰招,還多虧了陳將軍教了她兩招臨時保命的法子,沒想到就用在了他的身上。

陳將軍下腹猛然一痛,手上的匕首也松了,余暮云使的力氣不少,夠他痛一晚上了,他面色極其難看,再沒有力氣將她抓回來,余暮云見機便使勁往外逃。

余暮云跑了兩條街,就在一個轉彎的時候沒有注意到,衣角被一個攤位木塊勾住衣角,她一扯,整個人被拉得重心不穩,飛了出去。

不巧的是她面前就是一頂轎子,她一個撲身飛了過去,那抬轎子的人閃躲不及被她撞了一個正著,轎子一歪,一個黑影閃出來,“轟拉”一聲,轎子頓倒在地。

她的衣裳被勾住扯開了一大個口子,頸口露了出來,那站在不遠處的男子只看了余暮云一眼,狹長的鳳眸便瞇了起來。

她***的頸后,赫然是一塊蝴蝶形狀的胎記。

這個時候一個男人沖到玄衣男子的身邊,一臉擔心問道,“太子,太子,沒事吧!有沒有傷到哪里?”

“太子?”余暮云擦干眼角的濕潤,看向那個玄衣男子,只見此人眉目軒朗,身姿挺拔,雖說是玄衣,但是玄衣下擺卻繡著張揚的龍紋,當今敢穿龍紋衣裳的,除了皇帝就只有當朝太子了。

那個聲音尖細的男子見太子沒事一股火氣沖上來,對著余暮云就開說,“什么人如此大膽!怎么走路不看路呢,你可知道你撞到誰的轎子?!沒長眼睛還是……”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日本真人做人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