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古言 > 太子妃她醫傾天下

更新時間:2022-03-23 10:09:45

太子妃她醫傾天下

太子妃她醫傾天下 顧咸寧 著

連載中 云音櫟樂赫連景

《太子妃她醫傾天下》是最近很火的古言類小說,作者是有名的網絡作者顧咸寧,小說人物名叫云音櫟樂赫連景,下面看簡介:赫連景貴為太子,性格卻極為孤僻,他從小就喜歡一個人待著,早就習慣了孤獨。當他知道自己有一個未婚妻,還是指腹為婚時,他震驚卻更無奈。思前想后,他決定主動去找云音,看一下自己的未婚妻是怎樣的一個女子。赫連景見到云音的第一眼,就被她吸引了全部目光。后來,人們都說太子舉世無雙,權傾天下,太子妃才華絕艷,傾國傾城……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公子,所有人都在這里了,請公子一閱?!?/p>

昏暗的房間內,有人輕咳一聲,繼而一雙修長白皙、骨節分明的手伸出來,接著聽到輪子轉動的聲音,檀香木制的輪椅上坐著一個橙衣少年。

蘇憶的視線隨著橙衣少年的出現,變得清明了很多。

她突然抬頭,與他四目相對。

“大膽!”

她聽見領他們來這的黑衣人呵斥,同時也看到少年的眉頭皺了起來,想起來父親的話,迅速低下了頭。

櫟喬的視線落在蘇憶身上,止住了黑衣人的下一步動作。

自己推著輪椅來到蘇憶身前,輕啟薄唇:“你叫什么?”

蘇憶受寵若驚,顫著聲音回:“回公子,我叫蘇憶?!?/p>

櫟樂沒給回應,余光瞥向蘇憶身邊一個身子單薄的橘衣女孩。

“心思不錯!”他回到原來的地方,“蘇憶留下!”

蘇憶身子一顫,垂著頭。

房內只剩兩人,靜的能聽到蘇憶微弱的呼吸聲。

“進了訣影,該學學規矩了,帶她下去吧!”

話音剛落,房門外進來四名戴著面紗的女子,恭恭敬敬地請蘇憶出去。

櫟樂摸了摸自己的膝蓋,又瞧了瞧身上的衣裳,忽而揚起唇角,不易察覺,但很快消失。

“姑娘,這是您的院子!”

一名戴著面紗的女子踏入院子的門,扭頭看向身后。

在她身后的人,便是剛才那穿著橘色衣裳的姑娘。

云音駐足,抬頭看著院門上無字的牌匾,怯怯地問:“喬姐姐,這院子沒有名字嗎?”

她喊的喬姐姐,就是領她過來的女子了。

喬璃璃笑起來,襯得她又美麗了幾分,輕快地說:“這是玄極閣的規矩,只有院子的主人才能給院子取名,姑娘現在是院子的主人,名字由姑娘定?!?/p>

云音乖巧的點點頭,正準備跟喬璃璃進去。

“云姑娘留步!”

一道響亮的聲音留住了云音。

她轉過身,瞧向來人。

這是一個她見過的除了公子之外最好看的少年。

少年走近,一邊吩咐身后的人把東西抬上來,一邊說:“公子給云姑娘的院子賜了名,正好趕上,讓他們先裝好,云姑娘再進去?!?/p>

云音的視線繞過對方,落在兩個仆從手上的牌匾。

湘湄?

喬璃璃疑惑,但也不好問什么。

公子的性子難捉摸,不好猜也不敢揣測。

親自給院子賜名,這還是頭一回,也不知道對這姑娘來說,是福還是禍。

蘇憶在四人的指引下,來到了自己的院子。

她瞧了一眼院子的名字,眼角一彎,盈盈一笑。

早就聽聞瀟湘苑是玄極閣最有靈氣的院子,現在自己就是瀟湘苑的主人,這放誰身上都樂不思蜀。

公子這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,她就是這群人乃至那些前人里潛質最好的人。

父親說過,玄極閣成立以來的幾百年里,住在瀟湘苑的人都是潛質最佳的,最后也都是實力凌駕于群雄的王者。

而這幾百年里,住進瀟湘苑的人五只手指都數的過來。

“姑娘,以后您便是瀟湘苑的主人,奴婢是承淼(承水、承雙、承朵),都是您的侍從,您有任何事情直接吩咐奴婢?!?/p>

蘇憶沒有恃寵而驕,權貴之家的知書達理在她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。

“我初來乍到,太多地方不懂,以后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,煩請關照?!?/p>

蘇憶猜的也沒錯。

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而她們主要的職責就是保證瀟湘苑主人的安全。

四人的眼里波瀾不驚,其中一名稍微高挑的女子開口:“姑娘客氣。姑娘的日程都安排好了,明日開始,姑娘要接受訣影的訓練?!?/p>

蘇憶點頭應下,隨后被承淼帶去房間。

剛剛昏暗的房間,現在敞亮了許多。

櫟樂倚靠在輪椅上,貴氣逼人,這副姿態盡顯慵懶之氣。

他的身后,站著一名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少年,仔細瞧著,是剛剛給云音送去牌匾的青衫少年。

櫟樂把玩著手里的青龍玉佩,忽然睜開眼,望向窗外,慢慢的有些出神了。

“如何?”許久,櫟樂開口。

他把青龍玉佩重新系回右側的腰帶上,一雙清澈烏黑的眼睛里,看不出任何情緒。

青衫少年瞬間就明白他問的什么,說:“云姑娘怯弱,低著頭,都沒敢瞧我,實在瞧不出來?!?/p>

他沒有任何隱瞞,因為他也沒有必要隱瞞,公子的能力,眾所周知。

櫟樂眉頭一皺,沒有再說什么,讓青衫少年出去。

“喬峪,瀟湘苑那邊,不要放水!”臨了,櫟樂突然喊住青衫少年,輕聲提醒。

喬峪揚唇一笑,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,應了一聲,便離開了。

櫟樂轉動輪椅,來到桌案前,拿起一邊的墨開始研起來。

自記事以來,他便能讀懂旁人心思。無論是誰,心里在想什么,只要他看一眼,那人的所有想法在他這里一展無遺。

長這么大,他只有一個人看不懂。

那人實力在他之上,一身紅衣,行事乖張,來無影去無蹤,是所有人眼中唯一封神的存在。除了一個名字,沒有人還知道其他,就連性別也不清楚,只聽說可男可女。

他所了解的,要比平常人多一點,他見過那人,但沒有見到對方的面容。

十年前,那人消失了。

時至今日,這世間再無那人的任何蹤跡,只留下越傳越玄乎的關于他的傳說。

剛剛,他留意了一下那個橘色衣裳的姑娘,發現她的心很純凈,沒有一丁點兒心思。

不知道是她的心實在太純凈,還是她有某種能力,他竟看不懂她。

這是他第二個看不懂的人,如果是前者,那還好,倒也沒什么,是后者的話,這事兒就有些有趣了。

這么多年,沒有一個人或者一件事情讓他提起興趣,他覺得這世間實在是太無趣了。

他研好墨,取來狼毫筆,沾了墨水,開始在素白的紙上奮筆疾書。

半柱香的時間,他忽然停了筆。

再看那張紙,只見上面僅僅只寫了工工整整的兩個大字。

清樂!

“清樂……”

他喃喃自語,竟有些失神了。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日本真人做人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