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穿越 > 被休后我嫁給了當朝首輔

更新時間:2022-03-09 11:32:22

被休后我嫁給了當朝首輔

被休后我嫁給了當朝首輔 離離原上草 著

連載中 謝瑾燕淮

被休后我嫁給了當朝首輔主人公叫謝瑾燕淮,是作者離離原上草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穿越小說,目前正在網絡連載。全文講述了二十一世紀醫學界的天才少女謝瑾被雷劈中,再睜眼,她發現自己魂穿古代,穿成了一個被休棄婦,開局就被惡婆婆浸豬籠。好在秀才公子燕淮替她贖身,甘愿跟她假扮夫妻,為了保護她不被人欺負,一路高歌猛進,官至當朝首輔。重生歸來的燕淮,只想好好彌補對謝瑾的虧欠,他不要像上輩子那樣,最終落得一個被反派兒子們毒死的下場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快將這小娼婦給沉塘!”

謝瑾迷迷糊糊的聽見有人在說話,下一秒她就掉進了冰冷的水中,她被嗆到,喝了好幾口涼水。

睜開眼,她被綁住了雙手雙腳,困在籠子里。

她想起自己正在過紅綠燈,忽然晴天一道雷劈中了她。然后,她就沒了知覺。

所以,眼下是個什么情況?

她掙扎了幾下,發現籠子里放了石塊,她的掙扎,徒勞無功。雙手被反綁在身后,她努力回想學過的自救法子,一遍一遍的嘗試解開繩子。

嘗試了三次后,她終于解開了繩子。時間過去太久,她情緒激動間,再次嗆了水,肺部難受得厲害。

她知道自己憋不了太久的氣,極限快到了。

順利解開腳上的繩子,她又費了些時間將籠子打開。

她肺部難受,腦子發脹,感覺下一秒就要堅持不住。但人在絕境,想要活下去的愿望比什么都強烈。

她奮力往上游去!

“呼!”新鮮的空氣入肺,她如獲新生。

“哎呀!栓子娘,你那不要臉的兒媳婦從豬籠里逃出來了!”有婦人大嗓門的吼了一句。

謝瑾瞧見一群人從遠處往河塘這邊跑來。

一個穿著粗布麻衣的婦人邊跑邊拍大腿,怒聲罵道,“這個小娼婦還真是命大!快抓住她,別讓她給跑了?!?/p>

一群人,來勢洶洶,男女都有,還有人手里拿著胳膊粗的木棍。

謝瑾來不及深思,拼了命的往反方向游去。

河塘很大,她游到岸邊的時候,那些人正從另外一面追過來。她渾身脫力得厲害,卻不敢停留,奮力爬上岸。

“謝瑾,你給老娘站??!”

謝瑾連滾帶爬,跑得更快了。她是瘋了才會站??!

腦子不時有陌生的記憶襲來,她頭疼得厲害,慌不擇路的跑進了一片芭蕉林,還未辨清楚方向,就被一只手給拽了過去。

她嚇得尖叫一聲,那人立即捂住她的嘴巴,“別出聲,我是來救你的!”

謝瑾覺得聲音耳熟,還詭異的猜到了對方的名字。她心怦怦跳得厲害,不屬于自己的記憶片段一股腦的鉆進她腦子里。

她被晴空一道天雷給劈穿越了!成了桃源村傻子的媳婦,謝瑾。

“跟我走!”燕淮拉著她拔開芭蕉葉往前走。

她昏頭昏腦的跟著,“燕、燕秀才,你怎么在這里?”

燕淮回頭,神色復雜的看了她一眼,“若非那日我同你說了幾句話,你也不會被人誤解,捉來沉塘?!?/p>

她蹙眉仔細回想,原主同燕淮只見過一面,的確說過幾句話。之后便不曾見過。

但謠言卻在村子傳開了,說原主水性楊花,耐不住寂寞,*男人。

村子里心懷不軌的男人對原主起了壞心思,對她圖謀不軌的時候,正巧被婆婆撞見了!

婆婆氣得毒打了原主一頓,找了村長來,判了她不守婦道與人通奸的罪名,拉了沉塘。

當時燕淮問原主什么來著……

“你可識水性?”他問。

原主答:“不識?!?/p>

謝瑾瀑布汗,這話問得莫名其妙。但因為燕淮是村里唯一的秀才,名聲極好,原主老實膽小,當時就沒有多想。

她看一眼前方拔開芭蕉葉的燕淮,有些心虛,“我們去哪里?”

“先找個地方避一避?!毖嗷搭^也不回的道。

身后不時有人喊她名字,時不時還傳來幾句難聽的咒罵聲。

“你有法子將我送出村子嗎?”謝瑾出聲問道。

燕淮腳步不停,卻是聞聲回頭看了她一眼,眼中有著探究,“你要離開這里?去哪?”

“隨便去哪里都行。只要不留在這里,被他們抓回去淹死!”

燕淮卻道,“你是被人牙子賣來桃源村的,沒有路引和文書,你即便離開桃源村,也很難一個人活下去?!?/p>

“沒這兩樣東西,遇上衙役盤問,你還會被當作他國間諜抓入大牢。沒有人出銀子擔保你出來,你會被發配苦寒之地,一輩子沒有出頭之日?!?/p>

“那我該怎么辦?”謝瑾快哭了,“總不能眼睜睜的等著被抓沉塘吧?”

或許因為燕淮出手相救的緣故,她對他多了一份信任。

這一次,燕淮沒有回答。

他拽著她的手臂,拖著她一路小跑,很快出了芭蕉林。

謝瑾腦子昏昏沉沉的跟著燕淮跑,不知道跑了多久,二人在一處院子前停下。

燕淮熟門熟路的推開了院門,將她領了進去。

院子不大,靠近耳房的位置,種了一顆桃樹。桃花開得正艷,一陣風撫過,幾瓣花瓣隨風飄落。

“你先在這里等著,我去找一套干凈的衣裳給你?!毖嗷此砷_了她的胳膊。

謝瑾眼前發黑,“嗯?!?/p>

下一秒,她聽見燕淮驚呼了一聲,“阿……謝瑾!”

謝瑾做了一個不太美好的夢,夢里她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,其余從小到大的記憶,都沒有了。

她被人牙子賣給了一個村婦。村婦將她帶回了家,要她和她的傻兒子圓房。

她死活不愿意,被村婦痛打了一頓,關起來幾天都不給吃的,她餓得胃抽著抽著的痛,實在沒有辦法只能吃房里的干草……

畫面一轉,大量水涌入她口中,她驚叫著求饒。村婦卻恨毒了她,讓人一遍一遍的將她浸入水中。

她被嗆了很多水,難受得肺都快炸掉了,生不如死……最后她的呼吸漸漸地弱了下去……

謝瑾驚醒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眼淚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。

“你醒了?感覺怎么樣?”熟悉的男音響起,謝瑾側目看了過去,模模糊糊的瞧見燕淮略彎著腰,手中端著一個碗。

她依舊喘著氣,夢里被毒打,被水浸的感受太痛苦了,她的身體久久無法立刻松懈下來。

一只帶著涼意的手放在她額頭上,“都過去了。沒事了?!?/p>

謝瑾緊繃著的身軀,在這瞬間得到*。她腦子清醒了不少,發現那只手溫柔的替她將額角的碎發撫平。

她愣了愣,疑惑的看向燕淮。

燕淮一臉平靜的將手收了回來,“還好沒有發燒?!?/p>

他臉上沒有多余的情緒,就好像自己剛剛只是出于善心,摸了摸收留的流浪狗的頭一般自然。

“起來把姜湯喝了,暖暖身?!彼焓址鏊?。

謝瑾倒是有些尷尬,收起方才的多心,順著他的力道起了身,從他手中接過姜湯,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。

“碰!”

一聲巨響,嚇得謝瑾沒有捧穩手里的碗,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。房間里的燭火被大風吹滅,一群人吵吵嚷嚷的進了院子。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日本真人做人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