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重生 > 重生后我抱上了王爺的大腿

更新時間:2022-03-02 17:08:24

重生后我抱上了王爺的大腿

重生后我抱上了王爺的大腿 余七秒 著

連載中 葉蓁魏言

重生后我抱上了王爺的大腿主人公叫葉蓁魏言,由余七秒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重生小說,已上架網絡。再度醒來后,葉蓁只恨當初癡傻地聽信了小人的讒言,不光自己慘死,同時還連累了至親家人。重活一世,她回到還沒有被義父送進皇宮的時刻,生不如死的日子還未開始,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!為了報仇,葉蓁抱緊那位紈绔三王爺的金大腿,只是沒想到,竟然找了個“豬隊友”……

精彩章節試讀:

歸元二年冬,雪虐風饕,連綿數日而不絕。

上都葉府,一排低頭挑水的婢子,踩著“咯吱”作響的積雪,在一方院落內緩緩前行。

院落四下寂靜,正房內燈火通明。

卻不知為何,如此場景,竟莫名添了幾分詭譎之感。

那排整齊的腳印,恍惚間化成一道道蜿蜒的鎖鏈,瞬間延伸至門前。

幾人將熱水抬進房中,低頭欠身,退至門外。

一個婢子好奇,正要抬頭,卻被身邊的人一手摁下。

此時,門“咣當”一聲被狠狠關住,將屋內的熱浪阻斷。

被按頭的小婢子一臉好奇,“姐姐,老爺一個人用得了那么多熱水嗎?我有看到五小姐,難道五小姐真的與……”

按頭者一陣驚慌,連忙捂住那小婢子的嘴,先是做了個禁聲的動作,回頭瞥了眼那間房屋,“以后不許亂看,會死人的,你沒聽說老爺院子里經常半夜聽到慘叫嗎?”

“是不是鬧鬼?鬧鬼為何老爺還堅持住在這里?五小姐她當真……”

“慎言!”

“哦!”

一陣寒風略過這段低語,吹進院中的窗欞上,燭火晃了晃,映出一道人影,再次歸于詭異的平靜……

接著,一道鞭響劃破天際,低沉的悶哼夾雜著鐵鏈聲透過門縫傳出。

寒風激進,將門撞出一條縫隙……

房間內葉蓁被捆在樁子上,沒了生氣。

她的頭發濕漉漉的,發梢水滴落入水洼里,蕩起圈圈漣漪。

不能避體的褻衣掛在葉蓁瘦弱的肩頭上,惹得葉修文眼中多了幾分病態的欲望。

他抬起葉蓁的下顎,這張臉縱是看了千百遍,卻還是被驚艷到。

葉修文面上裂出一猙獰的笑,“阿蓁,我的乖女兒,讓義父今晚好好疼疼你,好不好???”

葉蓁微微轉醒,一張放大的臉,讓她忽略掉身上的疼痛,縮了縮瞳孔。

“嘿嘿嘿,阿蓁可沒讓義父失望過,義父寶刀不老,定能一次命中,屆時,你進了宮,母憑子貴,也能在后宮混得風生水起,你說是與不是?”

葉修文猥瑣一笑,退了幾步,開始解自己的衣服。

葉蓁目光敏銳,盯向葉修文一瘸一拐的腿,腿是跛的,豎在一旁的拐杖是新的。

這滿屋子的擺設,自她十六歲進宮以后,就再也沒有見過。

她十六歲那年,是歸元二年冬,錦帝還未坐穩皇位,卻迎來了百年難遇的雪災,大雪連續下了數日,道路閉塞,麥苗凍死,怨聲載道。

欽天監上奏錦帝,讓其敬天祈福,救萬民于水火。

可,敬天祈福當日,錦帝遭刺殺,受了傷。

接著坊間流出一傳聞,錦帝非正統天子,李代桃僵,惹了天怒,降此大雪,以絕大錦國運。

錦帝聽此大怒,斬殺百名御林軍,挑斷葉修文的手腳筋,卸了他的統領一職。

葉修文暴虐成性,身上的傷還沒好,便將所有的怨氣,發泄在了葉蓁身上。

葉蓁朝他褪衣服的手腳腕看去,果然,他手腳腕處被白紗布包裹著。

所以,她……重生了。

重生在一切悲劇還沒有發生的這一晚……

上一世,就是在這一晚,葉修文不顧十幾年的父女情份,要了她。

后來,將她以“曠世美人”的稱號,進獻給了錦帝。

她恨葉修文。

將實情告訴錦帝,打算與葉修文同歸于盡。

錦帝沒有追究,并答應以后會護她周全,替她報仇。

條件是她要對他絕對的忠誠。

入宮八年,她也一直在兌現自己的承諾。

通過重重考驗,成為了錦帝的暗衛統領,明面為錦帝擋刀試毒,暗地里鏟除錦帝身邊所有的絆腳石,讓他坐穩那個位子。

八年刀口舔血的日子,她沒有一絲懈怠。

她以為錦帝會看在她忠心的份上,給她一條活路。

卻沒想到,最是無情帝王家,她終究逃不過一死。

大抵是她的不甘,感動了神明,她重生了。

既然重生,怎么可能再讓這一切按照曾經的軌跡走?

這次,她絕對不會再入宮門……

葉蓁抬眼看向葉修文,眸色逐漸變冷,使力將自己的手指骨頭錯位扭曲,縮成一團,一點點自鐵鏈里拔出。

鐵鏈聲引來葉修文的注意,葉蓁不敢再動,眼看著葉修文褪掉褻衣,罵了句不要臉的賤蹄子,朝她邪笑撲來。

葉蓁瞅準時機,抽出手臂,彎腰轉身,將葉修文擱置在桌案上的劍抽出。

“去死!”

葉蓁騰空而起,手起劍落,劍刃削掉葉修文的半個左耳。

劍尖詭異上移,他整個舌頭也應聲落地。

見葉修文痛苦地捂住耳朵與嘴,發出“嗚嗚”的慘叫聲。

葉蓁不耐煩地將其踹倒,重新挑斷了他的手腳筋。

“??!”葉修文叫得更加凄慘起來。

葉蓁嫌他聒噪,一劍刺中葉修文的命根子。

聒噪的世界,瞬間歸于平靜。

葉蓁簡單處理了傷口,穿上房間內早就為她準備好的衣物,心中憤恨難平。

這么多年,葉修文這畜生做*也要立牌坊。

每每泄憤將她打得遍體鱗傷后,讓她自己洗干凈,穿上新衣服,離開。

如若被打得昏死過去……一道清麗的身影浮現在腦海,惹得葉蓁的心微微泛痛。

葉蓁攥緊衣服,四姐性格執拗,她將葉修文害成這副德行,四姐大抵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她了。

可,現在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她必須馬上離開。

葉蓁找到一把匕首,和一些五花八門的藥粉揣在身上,悄悄出了門。

剛走出院門,她便被隱在暗處的人攔下,“主子呢?”

葉蓁故意晃了晃自己瘦弱的身子,表示現在她體力不支。

守在這個院子里的暗衛哪里不知道自己主子的癖好,這五小姐雖然名義上是葉府中尊貴的小姐。

實際上,她還不如府里最低賤的粗使丫頭。

不過,每次覺得她挺不過時,她便渾身是傷的從這房間里走出來,讓他們這群受過特殊訓練的大男人,都生出些許敬畏來。

暗衛讓路,讓葉蓁離開。

避開暗衛的視線,葉蓁快步朝大門而去。

只要能順利離開葉府,就有一線生機。

大門剛被打開,便聽到一人大喝,“攔住五小姐,老爺身受重傷,生死不明!”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日本真人做人爱